【台湾音乐人系列】专访 Hello Nico:做音乐,最大的

文/戴居

hello nico宣传照吉他手李咏恩、鼓手关惠中、主唱詹宇庭及贝斯手陈信伯。(左至右)

私底下的 Hello Nico 其实比想像中还要健谈,这跟他们在舞台上冷冷酷酷、不常说话的形象有着强烈反差。

自 2013 年成立以来,玩电气摇滚的 Hello Nico 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气势在独立音乐圈崛起。不仅成团之初就登上本地新生代创作指标性活动「The Next Big Thing 大团诞生」的演出舞台,更以不到两年的时间,就有了千人场次完售,各演出秒杀的亮眼表现。

令人走火入魔的现场魅力

提到 Hello Nico 的音乐,绝不可以错过他们的现场演出。搭配丰富的肢体语言,以口白串连每首歌曲的高潮起伏,每段旋律都让人屏气凝神,乐迷们彷彿着了魔似地跟着摇摆身子。主唱詹宇庭笑说:「演出时,会感觉是跟观众有默契存在的。」

Hello Nico 现场演出。

今年才正式正名加入乐团的鼓手关惠中(Jimmy)亦然,他直言现场演出是最直接表达音乐的方式。「当我们很投入在演出中时,也可以很直接感受到台下乐迷第一时间的反应,彼此都享受在这个情绪里,对我来说,是现场演出最好的意义。」

但比起大型的专场演出,团员们对可以直接与乐迷互动的小型场地更有感觉。曾在海边的卡夫卡举办的不插电专场,因为场地空间的缘故,变得跟歌迷很靠近,让他们发现到「大家都把眼睛闭起来了,非常安静,很享受在音乐的当下。」吉他手李咏恩说,通常小的场地少了灯光与 VJ 的视觉刺激,反而可以更专注在聆听上,所以音乐是好是坏,观众的反应便能很清楚地表达出来。

冷静中带着一颗温热的心

「我觉得创作者最重要的责任就是要搞懂自己,一定会碰到困惑的时候,但就是要不停抽丝剥茧,釐清自己的样子。」今年七月甫发行全新 EP《闭上眼睛》,詹宇庭表示「闭上眼睛」这个句子,可以是命令的语气,可以是想像眼睛闭上后看见的事物,也可以只是单纯地去执行这个动作。接着分享,歌曲〈看不见?〉背后的小故事,她说这首歌在探讨环境议题,然歌名中的「问号」便是在询问听众,有没有察觉到周遭发生的问题。「但我不喜欢把话说得太确定,甚至有点抽象,让大家可以各自解读创作的意涵。」

  Hello Nico 以《熟悉的荒凉》入围金曲奖最佳新人

今年他们也以首张专辑《熟悉的荒凉》入围金曲奖最佳新人,李咏恩有很大的感触。「入围这个奖项,我想应该对一些做音乐的人会有鼓励的效果。其实我们也不是什幺大公司刻意培育的人,这次新人奖所有入围的作品里,即便大家都是写歌创作,但都有跟不同的音乐人合作,可是我们的歌从词曲到编曲全都一手包办。」他希望这点可以鼓励到其他年轻人,只要真心对待音乐,一定会被听见。

冷静中带着一颗温热的心,便是 Hello Nico 最迷人的特质。

与音乐人的快问快答

什幺原因让你们决定当「职业音乐人」?咏恩:在大四时下了一个决定,当时我在思考自己要继续读研究所还是做音乐,因为之前做音乐比较像是兴趣,但后来就决定休学一个学期玩音乐了。

Jimmy:对音乐的热忱与家人的支持。

信伯:从刚开始我喜欢音乐,到开始学弹乐器,到突然有一天可以拿到一点点钱了,最后终于可以靠它生活。这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,并不是想靠它维生就能维生。

宇庭:自有意识以来,就只知道自己喜欢音乐。可能我对这ㄧ件事情本来就有天份,但我觉得真正重要的是,可以靠音乐传递我的想法。但到大学的时候会有一些转化开始质疑,其实根本就不一定要靠做音乐赚钱。但我最后还是选择以它维生,所以决定了,就要拼命去做。

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作品被很多人听到,产生影响力是何时?宇庭:其实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唱歌是有影响力的,因为观众给我的反应是这样子。以前,还在很小的咖啡厅表演时,观众就十几个人而已,但每次听完时,他们都会跟我说,有被自己唱的歌所感动。我到现在并不会觉得突然有一天人变多了,自己就变厉害了,因为每次演出,我们都是尽全力去做,只要歌迷有来,就很开心了。

Jimmy:是看到有些人在 cover 我们团的歌时,比方说是热音社,就觉得我们现在编得这些歌有影响到其他人。

咏恩:因为自己喜欢听的歌,其实常常点阅次数都很少,但我觉得那不影响我喜不喜欢那样东西。可能只有一些好的东西,大家还没懂得开始欣赏,但我觉得会不会产生影响力,是一个很自然发生的事情。

目前身为「Artist」碰到的最大瓶颈是什幺?Jimmy:我自己是鼓手,台北市是一个又爱又恨的地方,因为这边人口密度很高,不能吵到邻居变成很困难,但台北又有最多的资源。我觉得最大的困难就是「隔音」。

信伯:我觉得之前的角色可能只需专注于音乐上,但现在好像大家说一个 artist,就变成还要面对跟音乐无关的问题,包括还要顾虑到服装想要怎样、头髮想要怎样,但那我就真的不会啊,对我来说,都是很大的瓶颈。

宇庭:最大的困难是跟自己过不去。(大笑)

音乐之路至今,觉得自己最大的贵人是谁?宇庭:我觉得其实我还蛮幸运的,这一路遇见许多愿意帮我的人。所以要特别说谁是贵人,我也说不上来,只能说谢谢这些一路上愿意看懂我的人,因为我觉得大家都在帮我。

信伯:我也没有特定的人,我觉得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在音乐上的风格,其实是所有我合作过的音乐人、我组过乐团的团员们、我的老师们,导致我成为现在的样子。

咏恩:贵人真的不见得是与我们团有合作过的人。在某种程度上是很崇拜那些音乐作得好,同时也谦虚的人,像我很欣赏建骐老师跟深白,他们很乐意帮助别人,跟他们相处时,不会觉得说,他们是一个前辈,就有一个架子在那边。

下个阶段想学习的事情或突破是?咏恩:做每件事情都想要突破,像这次新 EP ,就是我们自己製作的,过程中看到很多还不足的地方,接下来就是,把这些看到不足的地方,在下一次可以把它做好。可是当你做好后,又会发现新的不足。就是一次一次这样子,然后我觉得就成长了。

Jimmy:我希望能更有自信一些。

信伯:能够欣赏音乐以外的艺术。因为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,并许我可以更开阔心胸。

宇庭:因为我讲不出人话,我希望可以把自己想法说得更清楚更完整。

给年轻创作者的一句话宇庭:希望大家不要只专注在音乐上。当然音乐还是很重要,但不要忽略生活。

信伯:我跟宇庭的想法很类似,音乐上面的那些技术或是器材,年轻的音乐人可能会被迷惑住,但真正的音乐不是全来自于那些东西。

Jimmy:做什幺像什幺。

咏恩:因为我蛮多器材的,常会有不认识的人,询问我蛮多关于买东西的意见,但有些问题其实蛮瞎的。会想到刚开始做音乐的自己,那时候也不觉得自己问那些问题很瞎,但我觉得这些真的只是做音乐的过程,会帮助你找到想呈现出的作品美感。当然你在买错东西或追随潮流的过程中也会有一些获得,我更期待的是大家能够先好好想清楚,自己到底想要什幺,之后才会有那些美感养成的动作。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